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圆舞曲

啊乱酱……(满地打滚)

Tomorrow:

*女性审神者注意


*乱藤四郎X女审神者


*和阿鹑一起开的脑洞,只为苏一把的小短篇




  正是春夏交替的时节,天气慢慢开始炎热起来,也到了该整理换季衣物的时间。虽然大部分时间居住在本丸中,但她仍然习惯于只留下当季的衣服在房间里,到了要更换的时候再回现世的家中拿。


  所以每到这一天,她的房间就会显得特别杂乱起来。


  “呼,平时总觉得没衣服穿,怎么现在整理起来一大堆呢?”她挠了挠头不顾形象的瘫坐下来。夏日的衣裙摊放一地,都是她今天从家中带来的。


  “主人,你在吗?”充满活力的声音在屋外响起,她连忙站起身来跑到门前。


  “是乱啊,有什么事么?”她拉开一条缝隙,探出头和门口的乱藤四郎对话。


  “只是想来找你玩,不可以?”他歪着头一脸无辜的模样,眼神却瞟到了房内。


  “现在....稍微有一点点不方便,我收拾一下马上就去找你可以么?”她把身子挪了挪试图挡住他的视线。


  “虽然我叫乱,但是整理方面很在行噢!”他眨了眨眼睛,表示屋里的情况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了。


  少女回过头看了看满目狼藉的房间,最终决定还是不要破坏自己的形象,但小个子的少年却先一步从她的胳膊底下钻了进来。


  “哇...用鹤丸先生的话来说,还真是,吓到了呢?”他的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衣物落在一旁的内衣上,而身后的少女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住了那一团粉红。


  “哇啊,所以说不需要乱来帮我整理啦!”她将脸埋进衣物,耳根都变得通红。


  “对我的话是最不需要害羞的噢,我很熟悉这些女孩子的东西。”少年清理出一片空地,开始帮她叠起衣服来。


  “所以,你也会穿?”少女诧异的抬起头,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她呆愣的表情像是受到惊吓的啮齿类动物。


  “虽然这个很可爱,不过我本质上还是个男孩子哟。”他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却把审神者迅速拉回了现实。


  “那倒也是.....”她尴尬的笑了笑,将手中的内衣收进了柜中。




  “主上的衣服,都很漂亮....真好啊。我的衣服为了方便战斗都是差不多的款式呢。”乱提起一件连衣裙,露出略有些羡慕的眼神。


  “想要穿我的么?”不知道为何,她脱口而出。


  “诶?”少年转过头看着她。


  “呃......没什么,玩笑而已。”说出口后,她又开始后悔起来,这样的言辞或许还是有些冒昧。


  “真的可以么?”少年却带着些玩味的眼神向她确认。


  “诶?”这次换她陷入混乱之中了。




  少女的身材较为小巧,身高也与乱差不多,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刚刚好的程度。花火大会时的粉色浴衣,夏日里各色花式的连衣裙,吊带背心和热裤,几乎所有的搭配在这位可爱的少年身上都没有丝毫违和感。


  而她摸出了高中学园祭时穿着的燕尾服时,对方却别有深意问道:


  “主人为何会有男子的衣服呢?”


  “是当初我们班学园祭活动时的衣服,觉得很有纪念意义就一直留在身边了,快换上吧!我可是很期待看乱的男装造型啊!”她兴致勃勃的催促着。


  “是,是,满足主人的一切要求。”他将手指竖在嘴边,送上一个飞吻。


  当她转过身看到换好衣服的少年时,却只能傻傻的愣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赞美的话语。


  原本散落着的长发被束在脑后,合身的白色衬衣和西装外套掩盖了阴柔的气息。他戴上白色的手套,凝神看向她。


  “这种挫败感....”审神者对自己身为女性这件事产生了强烈的质疑。


  “主上在我眼里可是最可爱的女孩子了。”乱将一旁带有鲜花的草帽轻扣在她头上,把脸凑到帽檐下发自内心的称赞,那青空般的眼睛像是从不曾有过谎言。


  “凑太近啦!我,我去找找看还有什么好看的衣服!”她慌张的扳开他的肩膀,面朝柜子努力让剧烈的心跳平静下来。


  乱勾起嘴角,环视整个房间,目光却被压在一堆衣物下黑色所吸引。他伸手将它扯过来想看个究竟,但从塑料袋中掉出的东西却让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暗影。


  “想不到主上还有这样的兴趣呀...”他的嗓音依旧轻快。


  少女不解的回头,在看到他手上东西的刹那血液翻涌进头颅,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为什么这东西会在这里?难道是夹在衣服里不小心带过来的?可是她明明收在其他柜子里了呀?莫不是母亲大人收拾房间的时候....


  妈妈你为何会把前男友送女儿的情趣内衣一并塞到箱子了啊!


  脑海中的咆哮最终化作了嘴上的哆嗦,事实证明人一紧张往往更容易说错话。


  “是别人送的....”说完她就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傻了,这种时候承认自己的特殊癖好比承认自己有个爱送内衣的前男友要强一万倍。


  “呃,乱你听完我解释....”她伸手想抢过那挂在手指上的蕾丝内裤,但短刀的速度在这种时候往往会得以更充分的体现。


  “我换了那么多套衣服,主人是不是也可以穿给我看呢?”虽然看上去纤细,但却仍然是个善战的男子,他轻松的将少女压在了柜门上,薄唇蹭过她的耳畔。


  “.....乱.....”她缩了缩脖子,低头目光却落在了对方起伏的喉结上,紊乱的呼吸喷洒在两人之间氤氲成缠绵。


  “我很想看看主上那副模样噢,既然别的男人可以看的话,我也是可以的吧?”柔软的话语像是在撒娇,但那蓝色的眼睛已经不再晴朗,仿佛是暴风雨来袭前的海面。


  “我....没有...”她的手抵在他胸前,手心的汗水沾湿了衬衣的褶皱。


  “.....没法拥有你的曾经,真是让人生气啊...”他最终埋在她颈间,如同蚊蝇般吐出这样的话语。


  “不过....主人这样的表情真是太过可爱了,哈哈哈哈。”猛然抬起头,他的脸上绽开灿烂的微笑。小心的扶起一头雾水的少女,又帮她整理好弄歪的衣襟,少年扶正自己的领结,弯下腰,带着白色手套的手伸到她的面前。他抬起头,露出温柔的笑意。


  “女士,我能有幸与你共舞么?”








后记:


  这只是一篇用来苏的文!!!


  阿鹑的脑洞简直美味!!但是我完全写不出苏的感觉嘤...总之就是因为产不出长篇很烦躁,所以来写点傻白甜短篇治愈自己。


  我跟你说,乱哥,苏!

评论
热度(136)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