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薄……荷……我满脑子都是薄荷绿色的某人,真的是他吗!

とおる:

-ABO注意,最后还是变成了记梗(叹气


-CP隐晦




西谷夕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碰上这种情况。


热,很热,热得心悸耳鸣,努力地想要将眼睛睁大然而却始终对不准视焦。面前模糊一片,他只能判断出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是自己住的房子,而想再进一步思考的时候,心脏如一击闷雷猛然垂落,让西谷一把扯住自己上衣的下摆,用力之大几乎有要抓烂的预兆。


 


可恶。


好奇怪。


怎么会这么热。


身上穿的衣服仿佛是累赘物,几乎用尽了自己最大程度的撕力扯下他们,布料跟肌肤摩擦的痛楚已经感受不到,皮肤表层的热度快要冲破天际。他痛苦地弓起身子,心脏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自己下身有东西在流出来。


 


黏腻又不堪的东西。


西谷心下一惊,下意识地要将自己蜷缩成团状,但越是这样他就越能清晰感受到有液体在不断流出。热度刺激着痛苦,他越发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起伏,五感被逐渐堙灭,唯有嗅觉比平时灵敏了数十倍不止。


 


有人在靠近这里。


是Alpha的信息素。身上有牛奶的味道,还带着些薄荷味。


但就是这股薄荷气息没办法让他平静下来。


Beta怎么可能会被Alpha的信息素影响成这样,又不是Omega。


 


......又不是Omega。








>>>(断在了这没错。


*若是ABO世界观,感觉小西谷肯定是Beta,至少一开始会是。而上面描写的是小西谷意识到自己从Beta成为突变型Omega的一瞬间,这种情况。(逻辑死.....世界观貌似过于自由发挥了抱歉... 靠我想复建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
热度(46)
  1. 一梦斯年とおる 转载了此文字
    薄……荷……我满脑子都是薄荷绿色的某人,真的是他吗!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