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泷翼】艳鬼十夜·其二 食梦

写在前面:

感谢 @黄金大鲤鱼 鹅和 @KKDevoTion 卡卡的供梗,这个故事的诞生过程真是一言难尽的艰难。不过还是写出来啦!很长很长的一个故事!祝你们吃得开心!

*其实并不是什么真·艳情故事,就是开了个车(烟

艳鬼十夜·其二

 

食梦

 

文/与一

 

 

今井翼最近几个月总是梦见一个男人。并不是那样清楚的“看见”,仅仅只能明白,那是个人,是个男人,频繁的入他梦来——而且是个他不认识的男人。

重点在于总是。

在迷雾里看得见他的背影,却也仅此而已。他从未看到过那个男人的正脸,更别说看清他的面容。

这令他很纳闷。虽说情感丰富的人会做各种奇妙的梦,但他从未如此频繁却又反复地梦见同一个人,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醒来之后还能清楚的记得,这点也挺厉害的。他由衷的这样想,又忍不住吐了个槽。

哇,不会是要来找我寻仇的吧。

今井翼天马行空的脑补出了一整套世界奇妙物语,接着又提醒自己这就是个梦,没有什么特别的涵义,过了也就罢了。

可却又忍不住去想,那个人到底是谁呢?这样不断不断地入我梦来,是想传达给我什么呢?

这令他小小的烦恼了一下。

至少让我见见你嘛,不能在平常的生活里遇见你,让我在梦里认识你也可以啊?他在心里抱怨了一句,心不在焉的把看过的文件摆到一边,整齐地放好。

公司最近有人事调动,他正在准备交接工作。前一任上司要调任到别的分部去当总经理,与之前那位亲切的上司先生相处了数年,亦师亦友,让他对现在这位即将出现的新上司带了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怨念。

人事资料还没有传达到他这里,他正在整理之前那位上司遗留在他这里的原始资料,做完这项工作之后,就是静待那位新上司的到来了。

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要是好相处就好了。

今井翼在脑海里勾画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的形象。距离那位新上司的到来还有一个月,他还有些时间能做心理准备。

但这天晚上,他没有梦见那个总是入梦来的男人,反而梦见了一个相当可爱的场景。

他梦见自己在森林里散步,捡了一只小小的,说不清是什么的动物。那只小动物长着食蚁兽那样的长鼻子,浑身披着长长的被毛,深棕色的,还有黑色的条纹,长得十分可爱,乌黑的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他便把它举起来看了看,发现它和他认知的所有动物都看起来都不一样。接着那只小动物立起身体,左右环视了一圈,从他的掌心跳出来,落地的瞬间嘭的一声化成一小团云雾没了踪影。

这个梦十分清晰,却又似乎没有什么重点。除了那只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小动物以外,又跟一般的日常毫无区别。

那只小动物是什么?

食蚁兽?

等等,为什么他会梦见食蚁兽?春天到了,到了该梦到动物世界的季节?

今井翼不由得一脸纠结。他端着杯咖啡从前台经过的时候被前台的同事叫住,说人事资料已经发过来了,还被关心的问了句是不是没休息好,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他朝同事表达了感谢,并说自己休息得很好。

总不能说因为梦见了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小动物,让他有了春天来了草长莺飞的实感?

他又颇为遗憾的想到了昨天没有梦到那个只能看见的背影的男人。就像游戏的签到漏了一天一样,本来唾手可得的累积签到奖励就这么消失,他隐约觉得再多梦见那个男人几次,说不定就能看见他的正脸——就像游戏签到最后会送神秘礼包般的感觉。

还不知道今天之后还会不会梦到他呢……说不定之后就是动物世界连载了。

他上楼,办公室贴心的小姐姐已经把人事资料打印出来给他放了一份在桌子上,他放下咖啡,准备迎接视觉的冲击。

长得好看最好,虽然并不能抱着太大的希望。

他定了定神,翻开了封面。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照片那一栏上赫然打着”NON-PHOTO”。见他一脸不解,小姐姐对他说:“听说因为是总部突然从外部聘任的人才,还没有来得及采相呢。不过听总部的小姑娘们说,好像是个大帅哥哦。”

罢了见他还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又对他道:“好像还跟你年纪差不多呢。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长得又好看,你要是能与他好好相处就好啦。”

他煞有介事的对小姐姐说不可能有那么完美的人存在,接着又开玩笑的说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人,他简直都要为他倾倒了。

送走小姐姐,他坐下来翻了翻这位新上司的简历。那中规中矩的简历里,他除了看见了简历的主人实在是无可挑剔的教育经历和工作资历以外,还感觉到这人有些颇为神秘的部分,但又像是没有刻意隐藏的意思。

这还真是个什么都愿意去尝试,什么工作都能做到顶尖的人才啊,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作为外部聘用的高层管理调动到这里来。

今井翼冒出一点欣赏的念头,甚至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想快点见见这位新上司。

他喜滋滋的等着对方的到来,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有好多天都没有梦见那个只能看见背影的男人了。他一夜无梦了许多天,清爽地睡到天亮。等他想起来的时候,他才发觉因为那只不知名的小动物,不仅没有动物世界连载,原先的签到也彻底断了。

所以那人是谁呢?

到头来也不知道。

公司的同事们为调任去别处的前上司先生开了送别会,想着第二天要上班,他便让大家早些回家休息。他也喝了几杯酒,回家洗过澡,躺在床上很快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夜里他睡得不沉,总在清醒与梦境的边缘来回拉扯,朦胧之中,他闻到一股叶子的清新香气,有人轻柔地拂开他的额发,羽毛似的温热落在他的额头上。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有个人坐在他的床边看他。

那人的瞳孔,沉静得像夜晚的海,却又像是在海面上落满星光。

翼来不及去想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那人就又靠过来,双眸里饱含着像是能让人沉溺其中的迷恋,在他的唇上一吻。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这个吻安抚了一般,沉沉地睡到天亮。

等到第二天他醒过来,才想起昨天那个恍若现实的梦境。

是那个原先只能看得见背影的男人。他猛地坐起来,环视着卧室。还是跟平时一样,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但那分不清真假的香气,还有那个吻……

他伸出手指抚了抚自己的嘴唇,蓦地红了脸。他从床上爬起来,疾步走进盥洗室。他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那就是个梦。

今井翼这样对自己说,把心里那点惊慌压了下去。今天就是新上司上任的日子,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但毕竟不是能一下平复过来的梦,他晃进办公室的时候还在神游天外,小姐姐还调侃他几句是不是太紧张所以彻夜没睡。他回了个笑容,顺嘴跑了个火车道,说不定对方看到自己才会紧张呢。

公司日常事务也不少,他很快就沉浸到工作之中,暂时忘记了那让他有些心神不宁的梦。正当工作告一段落,他伸了个懒腰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他听到楼下传来的嘈杂之声。

新上司来了。

今井翼想着自己拒绝小姐姐不被提前剧透的好处还是有的,至少现在见到真人不会有和照片的落差。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出去,远远就看着新上司被几个人围着,他便站在原地背着手,用有趣的眼神盯着朝自己的方向慢慢靠近过来的一群人。

那人一直微微偏着头跟身边的人说话,他看不清他的正脸。接着那人身旁的人朝他这边一指,今井翼就看到他往这个方向看过来。

他在那人朝他抬起眼的瞬间,竟然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不得不说,新上司真是个名副其实的美男子。特别是那双眼睛,乌黑明亮,像是被繁星缀满的海面,却又像是最纯净的清潭,即使是那样的面无表情,也不由的让人觉得带了看不清的温柔。

接着,他十分意外的看到那人对自己露出笑容,面上淡淡的疏离一扫而空,那黑白分明的瞳仁,在那个笑容的映衬之下,化作一滩水。

今井翼看呆了一瞬,又恍惚觉得那人的眼睛像是在哪里见过。

不过,那么漂亮的眼睛,见过也不会忘记吧?

他思索着,朝前跨了两步,迎接那位未来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的上司先生。他朝他伸出手去,对他露出笑容,“您好,泷泽先生,我是今井翼。”

---

 

今井翼把笔在桌上敲了敲,在上司先生讲话的时候分了点心思去想昨天的梦。

为什么会梦见那个男人亲吻自己?为什么只看到了他的眼睛?

他想得纠结,脸上也露出一丝不可闻的纠结来。

“……今井さん,今井さん?”

他听到有人叫他,忙不迭的抬起头来。对面的上司先生正用探究的眼神看他,他猝不及防地就撞进那双漂亮的深黑眼瞳。冷不丁地,他就把眼前这双眼睛跟昨天梦见的那双眼睛重叠起来,惊得他好像被闪电击中,毛都炸了起来。

唇上的热度也忽的升高,他赶忙把眼睛移开,假装自己在认真记录的样子。

“身体不舒服吗?需要休息一下吗?”

上司先生走过来,关心的弯腰,低头看他。

他带了点心虚,“没事的,我没事……您继续说。”

太糟糕了。

对初次见面的上司有了如此不能启齿的心思,今井翼觉得自己现在只想找个缝钻进去。

听到对方继续开口,他又止不住的把目光移到上司先生的唇上。

那人有着飞鸟展翅一般的淡色嘴唇,笑起来的时候略微勾起一个弧度,好看得天下无双。

这么想着,他心里又是一惊。

对面的上司先生像是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停下正在说的公事,在他旁边坐下,唤了他一声:“今井さん?”

他离他过分的近,他觉得能闻到那人身上飘下来的若苦似甜的香气。他强压下慌乱的心跳,做出一个职业性的笑容去看坐在对面的那个人,“您怎么停下了?”

今井翼却没有想到,对方就这么把手伸过来,覆在他的额头上,停了几秒又道:“真的没有不舒服吗?看你的脸色不太好,需要回家休息吗?”

他被这话说得立刻瞪大了眼睛。并不希望自己被看做是不专业的人,他收敛了心思回:“真的没事,很抱歉,刚刚我失礼了。”

上司先生却没再说话,过了半晌他听到他带着淡淡称赞的声音响起,“今井さん的眼睛好漂亮啊。”

眼睛?

今井翼怔了怔,想起曾经有人说他眼睛又大又圆,还跟普通人的瞳色浅一些,比起一般亚洲人的深褐色,他的眼瞳更像是板栗般的浅色。

不知为何,他听到这句话就这么放松了下来。

“泷泽先生刚来第一天就对直属部下进行口头职场性骚扰?”

他看到上司先生的面上浮起笑意,“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

 

作为一位新上任的BOSS,泷泽表现出了超凡的领导能力,作为他的助理,翼觉得自己与他共事的过程中,像是不断的被他支持,又被他引导,他由衷的敬佩着这个优秀的上司,与他的相处也越来越亲近。

只是那一次之后,他再也没有梦见过那个男人了。

总是一夜无梦,安睡到天亮。

一日午间休息的时候,他给在露台上抽烟的上司先生端了杯咖啡,又把自己亲手做的蛋糕放了一份在他桌上,被对方称赞了句“很好吃”,他便露出得意的神色,被上司像是抚摸宠物一样摸了摸头。

“今井さん没有什么愿望吗?”

翼被他问得一愣,接着想了想回答:“想做一个童话般的梦。我听说人与人之间的梦是可以交换的,只不过需要跟梦贩子购买。如果真的能有一天能见到那位梦贩子的话,我也想买一个可爱的梦啊。”

对方却像惊讶了一般,“怎么会有这样的愿望?”

“去与他人交换人生是种狡猾的事情。”他这样说:“但梦是一种能在不一样的幻想之中,获得不同感受的虚拟现实,就这样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去看不同的风景,去体味不同的人生,甚至是不存在于现实的现实,不觉得这是种很奇妙的体验吗?”

翼看到上司先生的眼神漾起柔和的光,他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多谢款待,蛋糕很好吃。”

不知是不是许了愿的缘故,他自那以后,时常会梦见一些非常可爱的童梦。

昨天的梦,是一个关于身为领主大人的兔子的故事。

真可爱。

他不禁被这可爱的梦感染,以至于小姐姐有些好奇的问他是不是养了只小宠物,要不然为什么看上去笑容都变得可爱了些。

他对小姐姐说,有愿望就要许愿,说不定会梦想成真呢。

这话被路过的上司先生听见,“神明只偏爱他喜欢的人,梦想成真只是一小部分人的奇遇罢了。”

他一面给了小姐姐一块巧克力当做安慰,一面又朝上司大人投了个埋怨的眼神。

真是不会跟女孩子相处。

这位完美先生,被他发现了不完美的地方,这样想着,他加快了步子上前调侃了上司先生一句:“泷泽先生肯定没有女朋友吧?”

对方顿了顿道:“没有。但是有个喜欢的人,我想实现对方所有的愿望。”

被这意料之外的话说得愣住,他好半天才想起来似乎冒犯了对方的隐私,追过去道了歉。

上司先生对他一笑,“没关系。倒是今井さん能不能不要总是对我用敬语了?”

他还在为难,对方又道:“那我不原谅你了。”

在他连喊了几声“泷泽”,看到上司先生掩不住的笑意之后他才想起来,这人根本就是在跟他耍赖嘛!

---

 

下班之后上司先生约他去喝酒,他想了想自己的安排,欣然答应了邀约。

酒过半旬,上司先生突然问他有没有正在交往的人。他想了想答:“倒是没有,只是有个相当在意的人。”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翼觉得上司先生的话里带了几分着急。他问他在意的人是怎么回事,已经有几分醉意的他嘿嘿笑了两声,“秘密~”

不能告诉他自己在意的人根本不存在这件事吧。

总是入他梦来的那个男人,甚至梦见对方亲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不仅没人会信,也会被嘲笑的吧。好像是错觉,他还听到了一声不甚清楚的叹息声。

再喝几杯,他就已经迷迷糊糊不知身处何处了。

等到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个好久不见——应该说,是在梦里好久不见的男人,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朦胧的月光笼罩着他的身影,那美丽的双眸正直直的瞧着他。

但这都不是重点。

他看清了这个人的脸。

与他的上司先生一模一样的,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目光的英俊脸庞。

那人就那样看着他,伸手过来轻抚他的脸颊。先是额头的吻,再是眼睛、鼻梁,最后的吻落在了脸颊上。

他听到他的声音低低的在他的耳边响起,带着点惆怅,“我在等你啊,つばさ。”

就连声音也一模一样。

他很困,很快又沉沉睡去。

---

 

翼几乎不知道怎么面对上司先生了。

简直荒唐,太糟糕了,难道他对上司先生有什么不得了的妄想?为什么梦里的男人会长了一张上司先生的脸?为什么会梦见他亲了自己?

这一连串的为什么砸在他头上弄得他头昏脑涨,他觉得自己没法好好面对上司先生了。

但班总不能不上,日常事务的交集也不会突然之间全部消失。他硬着头皮回答着对方的问题,原本只是一起共事的同事,在那个梦之后,相处之后竟然变得微妙的尴尬。

又不是上司先生的错,本来就是他的一个梦而已。

翼一边吐槽自己,一边接过上司先生递过来的文件。他规规矩矩的站着,听着他的话,一点也不敢分心。

“怎么今天这么紧张?”

他听到他这么问,手一抖差点把文件都扔到地上,他挤出一个笑容回答:“谢谢您昨天送我回家。我真是太失态了,劳烦您照顾我。”

“都说了不要用敬语。”

“那您还不是叫我今井さん嘛。”

这句话一出口,翼才觉得自己又失言了。他懊恼地皱了皱眉,顿时责备起自己来。没想到却听到对方爽朗的笑声,他惊讶的抬头,看到那人笑得止不住,愉快和开心全都汇聚到那双眼睛里,“那以后就叫つばさ吧,好吗?”

---

 

上司先生再次约他吃饭。

他喝了酒过后黏黏糊糊的跟上司先生撒娇,“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梦嘛,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啊……而且他还跟你长得那么像!他还亲我了!”

说着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跑到上司先生的旁边坐下,仔细的看他。

看了一会儿,他惊奇的发现他的耳朵隐隐的红了起来。他发现新大陆似的去摸他的耳朵,“泷泽你的耳朵好红啊!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吗?”

他指尖摩挲着覆着一层软肉的耳廓,细嫩的皮肤被他的手指揉得越发红。他玩上了瘾,两只手都用上去摸那人的耳朵。

他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倚了过去,英俊的上司先生正小心的扶着他,把他揽到自己的怀里。

这个人真好看。

翼由衷地发出感叹。他盯着端着酒杯的上司先生,情不自禁的环住他的肩膀,吧唧一口亲在那人的脸上。

“他……”

翼看到他的眼里闪出一丝他不明白的光,自顾自的说下去:“擅自闯到我的梦里……!还这么亲我了!他讨厌!”

接着被温和的回应:“对,是他不好。”

他一本满足,又说:“要是跟泷泽一样好就好了……至少摸得到嘛……”

“摸得到就可以了吗?”

他被这么问,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灵光一闪,他朝上司先生一笑,“还要实现我所有的愿望!”

睡过去之前,他听到他回答:

“好。”

翼半夜醒来觉得渴,半闭着眼睛去厨房拿水喝。经过客厅的时候,他看到了熟悉的背影,是那个总是入他梦来的男人。

他便觉得这又是梦。

“你是谁?”

这回终于可以开口跟他搭话了。

那人回头过来,果然是跟他上司先生一样的脸。

“是你喜欢的人。”

他这样回答,翼却觉得不怎么满意,“我喜欢的人才不是偷窥狂。”

对方却笑起来,“那你喜欢的人是谁?”

大概是在梦中,他格外的坦诚,“他叫泷泽秀明,跟你长得特别像。”

“他有什么好?为什么喜欢他?”

“反正比你好……喜欢需要理由吗?”他挥挥手,“我要睡觉了,晚安。”

第二天翼醒来,觉得昨晚的那个梦真是莫名奇妙。

就是个梦。

早就变成习惯了,放弃挣扎。

他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准备去洗漱。这样懒洋洋的状态持续到看到坐在客厅里正在写些什么的,那个熟悉的背影之后,被吓得立刻清醒。

他不确定地喊了一声:“泷泽?”

对方立刻回头过来,“你醒了?洗漱好了过来吃早餐。”

不不不不不不不。

他气势汹汹地过去问他,“你怎么在我家?!”

泷泽却很无辜,“昨天送你回来之后你一直抓着我的手,就这么睡过去了。而且还被你咬了一口,留了个印子。”

说着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般,他微微往下拉了一下领口,一个清晰的牙印赫然浮现在锁骨上。

“哇啊啊啊对不起……我……对不起……请你不要在意!”

泷泽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表示自己不在意,“去洗漱吧,等你吃早餐。”

---

“你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啊。”

他一边吃着上司先生买回来的早餐,一边含含糊糊的问他。收到“吞下去再说话”的眼神之后,他乖乖地低头喝了口牛奶。

“因为不是梦啊。”

翼接过他递过来的面包不服气的反驳,“那他是人是鬼啊,是人我就要报警了!半夜三更擅闯民宅!”

“不是人也不是鬼,是妖怪。”泷泽慢悠悠的给他擦了擦嘴边的牛奶渍,“是食梦貘。”

“食梦貘明明是吞吃噩梦的妖怪……就算长得不丑,也不见得有多好看嘛……他那么好看……”

翼嘟嘟囔囔把泷泽逗笑了,“谢谢你说我好看,你也很好看。”

“谁夸你了……等等?”

他惊讶的盯着眼前的人。

泷泽点头,表示他的猜想完全正确。

“……食梦貘?”

“是我。”

“妖怪?”

“准确的说,是鬼神。如果吓到你,请让我对你诚心诚意的道歉。”

翼眨巴了两下眼睛。

“与其说惊吓……不如说我现在觉得你是不是中二病犯了,脑子烧坏了?”

他把面包放下,伸手就去搂那人的肩膀。额头贴上他的额头,他还在自言自语:“不烫啊……”

“你还记得你做的关于食梦貘的梦吗?”泷泽哭笑不得的把他推远一点,让他坐会自己的位置上,“你把我从地上抱起来,还看了我好久……或许你并不知道那是食梦貘吧。”

啊,原来那是食梦貘,不是食蚁兽啊?

不对啊,重点不是这里!

“你真的是……?”

“是。”

今井翼觉得自己眼前一黑。

---

无论泷泽怎么跟他解释,他都觉得难以接受。

他深思了几天,觉得并非是泷泽的存在让他难以接受,而是作为被科技发达的现代培养出的一代人,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还能有所谓食梦貘这样的妖怪出现。

他又想起,对泷泽在自己毫不知情情况下的告白。

……不讨厌他。

至少,他是不讨厌他。

甚至还有些喜欢。

应该说,是很喜欢。

---

被上司先生堵在停车场门口,他低着头跟上司先生上了车。

“你喜欢我吗?”

喜欢吗?

喜欢。

他看到泷泽突然转头过来,那双被他暗暗称赞过很多次,恍如清潭深泉一般的漂亮双眸正在直视着他,让他的心砰砰直跳。他镇定了一下,对旁边的那个人——不对,应该说,是那只不断来侵扰他的梦,却又带给他无数甜美梦境——的妖怪露出笑容。

那是个不过于溢满,却又显露出无上幸福的笑容。

“如果非要我选,喜欢和讨厌,那肯定是喜欢。我喜欢你。”

说着他又带了点微微抱怨却又撒娇的语气,“秀君真是个坏人啊,总是这样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偷偷进到了我的梦里……你就那么喜欢我吗?”

那个人把头转回去,做出正在认真驾驶的样子,嘴角却扬起一个弧度,“あなたに夢中になって、だから、あなたの夢の中に入った。”

因为我对你着迷,所以才出现在了你的梦里。                                                                                                                                                                                                                                     
翼一愣,脸止不住的红起来。他转头不去看那人的侧脸,心里却甜滋滋的。

一时间,车里只有静静的呼吸声。

“夏日的第一个梦……”突然之间,翼听到他开口了,“我要你做的,夏日的第一个梦。作为这长久以来,我为你带来那么多甜美梦境的报酬。”

翼不由得笑出声,他伸手一搡那人的手臂,“你倒是得寸进尺,我还没跟你算你偷偷跑到我梦里的帐呢。现在反而跟我要报酬了?想得美。”

车子缓缓在红灯处停下,那人伸手过来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翼愣愣的看着他的脸越发的接近,最后在他的唇边停下,用温柔又宠溺的声音对他道:“刚才我问今井さん的那个问题,我的回答是——”

尾音被吻吞进肚子里。那个吻在他的唇上反复揉碾,他看到他的双眸和那晚一样,充满了沉迷和依恋。

“不只是梦,我也想要你,整个人。”

这下翼的脸彻底红透了,不仅是脸,耳尖和脖颈都泛起粉红,那红色一路延伸进被衣领盖住的锁骨,他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推开他的肩膀,“答应你啦!答应你!不就是一个梦吗!给你啦!”

那人便笑起来。

“那我就期待着了。”

---

开车污污污

---

 

后来泷泽问他,所谓食梦对于人类的意义是否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他想了想,回答他说,人只要还会做梦,那么驱散噩梦和带来好运的意义就是同等重要的。虽然现代人已经并不太愿意敬神,但毕竟人是种复杂的生物,鬼神的存在,也是一种渴望。

见泷泽还是不太高兴,他勾了勾手指让他过来。他拉住他的衣领,给了他一个吻。

“你吃了我的梦,记得用一辈子来报答我哦。”

 

艳鬼十夜·其二

 

食梦

 

 完

评论(11)
热度(52)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