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泷翼】在办公室诞生的是什么?(中)

跟各位爸爸们说这就是个上下小短文,好了现在上下完结不了了,我的脸啪啪直响😞(难过到变形)

就是个小短文,凑合看吧。

内有kk狗啃出没,戴好墨镜和狗粮,汪汪。

------

文/与一

聚会的那天那人正好有事在外耽搁,电话过来让他先去聚会,他随后就到。

挂了电话他伸了个懒腰,看着已经发送成功的报告心情大好。周末就能把年中事务告一个段落,要是能逮着机会,说不定还能跟boss请个假,休息一段时间。

待他站在居酒屋的门口,掀起帘子的瞬间,学长就发现了他,脸色像是小酌了几杯之后十分愉悦,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哦!翼!这里!”

前辈们听到声音都望过来,他急忙跨了几步过去向在席的大家点头致意,活泼的前辈伸手过来拉他要他坐在自己身边。

“翼,你都不来分部看看我们?”

意料之中,调笑一般的兴师问罪。

他接过老板娘递上来的酒杯和湿毛巾,不急不慌地擦过手,满上一杯,“我要在家当好太太嘛。这杯当做我给大家赔礼了,敬各位。”

说着一杯酒就进了肚。

他讶异于这酒香醇,又好入口,细细咽下去还有回甘,不自觉地又倒了一杯。

前辈见他面露惊讶,朝对面努努嘴,“光一君选的店,酒也是他带过来的。”

学长看他朝自己看过来,眼角还含着笑,“不用谢我。”

他偷偷瞧了瞧,不由暗自感叹一句,心情真好啊,光一学长。随即他看到正在剥毛豆的另一个堂本——也是他的学长,但他大多称他哥哥——整整齐齐地在洁白的小碟子里摆好十几颗青绿色的豆子,推到光一学长的面前。他听到光一学长低声问“tsuyoshi不吃吗”,那位便把小碟子又推过去一点道“剥给你吃”。

真是没眼看。

他悄悄掩面假装看不到学长笑成狐狸似的的脸,低头咬了口油豆腐。

也难怪。

刚哥哥空中飞人似的到处跑,光一学长却被钉在分部处理总部交接过来的事务,分属不同的部门,又是都是公司要员,大概是因为刚哥哥不能常在家,光一学长已经不知臭着脸多长时间了。

上一季度的项目总算收尾,下一季度项目的通知还没来,刚哥哥终于能得闲,甚至能过来和他们聚一聚聊聊天。

这酒……

他轻抿一口。

估计也是因为光一学长因为刚哥哥要来,特地找了这种易入口又好喝的酒吧。

他的印象里,光一学长并不是爱笑的人,对着外人的笑容多少都有些淡漠而不经心的味道,只有对着他的恋人,眼睛里才会真的染上几分温暖的笑意。他对学长控制不好面部表情的笑容习以为常,但偶尔被不熟悉学长的人看见,总是会听到“光一君笑起来也很好看”的惊呼。

还被发明了个“融雪笑”的专属名词。

恋爱笨蛋。

他暗暗吐槽一句,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翼,泷泽呢?”

因为甘露和佳肴让身边的另一位前辈脸眼睛都变得有些湿润,娃娃脸上都染了层胭脂红,煞是可爱。

他一时不知是拦着还是让他继续喝,前辈身边的人面不改色的摆摆手,示意他没关系不用在意。见前辈的恋人都这么说,他便止住自己想去拦住酒杯的手,“他一会儿就来。”

“嗯……?他居然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前辈笑眯眯地盯着他,x光似的在他身上扫了几个来回。他被盯得发毛,往他身后的人投了个求救的眼神。

没想那位前辈也饶有兴趣等着看他要做什么,连点来拦的意思都没有。

见前辈这个反应,他明白自己只有自求多福了。

他思考的当会儿,这被称为“公司第一自由人”的前辈已经把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整个人都朝他靠了过来,嘟囔着“翼的身材真好啊”,隔着衬衫把他的胸口摸了个遍,又停不下来似的去摸他的腹肌。

见前辈大有继续扑过来的架势,他一边往后躲,一边伸手抵住想朝他腰上摸过来的手。

他被摸得满脸通红,不得不开口求救,“刚君!”

却在分神的当会儿被娃娃脸前辈抓住空子,凑的更近。
要被亲了。

“就算纵容他,这样也是不行的。”

“对不起各位前辈,我来晚了。”

他被猛的往后一带,前辈也像是被人拽住,两个人立刻就分开了一大段距离,瞧着前辈被捏住手腕不服气地抗议,他还有点恍神。

那人身上的香水味混杂着夜晚道路上的凉风把他笼罩起来,立刻就让他安心下来。他的背抵着那人的胸膛,那人有力的手臂环着他的腰。他一抬头,就看到那人漆黑的眼眼波流转,见他看他,又给了他一个笑容。

“健君,这样可不行啊。”

那人挨着他坐下,手臂却不肯离开他的腰间。他拍拍那人的手,眼神让他赶快放下来。

“……你好不容易把翼放出来一次,多可爱啊,让我再跟他玩一会儿!”

他听到那人在他耳边轻叹一声,不禁觉得有趣。

“健君,你真的喝多了。”

那人给前辈倒了杯茶,又把热毛巾给递了过去。

“又不是高度酒……刚你别拿我的酒杯……”

前辈含糊不清地贴过去,伸手想抢。

“虽然不是高度酒,但是后劲挺厉害的。”光一学长看好戏似的往这边瞧,“明天周末,讲座是在周日,不如回家休息。”

下流段子?

他疑惑地看看学长,却发现他正面不改色地捻着豆子往嘴里送。对于学长的话他都能自动翻译成带了点颜色的意思,他不知究竟是该对自己绝望还是对学长绝望。

刚君把健君扶起来,说要去洗手间清醒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再仔细一看刚哥哥脸上隐隐发红,他忽的明白过来。

什么下流段子……

他扶额。

根本就是有预谋的犯罪。

美其名曰聚会,不过是秀恩爱大会的现场啊。

---

他站起来说要去外面吹风,那人也随着站起来跟他一起走出去。这个居酒屋位置偏僻,客人并不多,到了这个时候更是只有他们一桌人。

放下帘子的时候,透过一角,他看到光一学长落了个珍惜的吻在刚哥哥的额上。

或许是喝了酒,他不由被这一幕惹得眼眶一热。他赶紧低下头眨眨眼,生怕眼泪流出来。

身边的人轻声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抬头跨了一步,把自己准确地埋进他的怀里。

“秀君。”

“嗯?”

“刚哥哥被亲了。”

“嗯。”

“好羡慕啊……光一学长这么喜欢刚哥哥。”

那人顿了顿。

“为什么?”

“就算秀君给我全世界,都不如你亲亲我。”

他朝那人露出笑容。

“亲亲我吧。”

中 完

TBC

评论(5)
热度(39)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