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写这个的时候我……不,应该是我们宿舍正处在弹尽粮绝的困境里。

没电没网,作为现代人的两大要素同时被切断,感觉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上面的两根大动脉,几乎不能动弹。而且,我们这里,正是山上,蛮冷,没有电就意味着热水袋电热毯热水器……之类的现代利器都不能用,要想取暖只能躺在被窝里装死。

可是作为学生,都该明白手机即时提醒上明晃晃的“19周”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19周不努力,过年徒伤悲。

这就代表着,我就是在失去了人类文明的两大标志后,依旧无法做到躺在被窝里装死。

咱们要考试了。作为一个学期最重要的,清算学霸学渣学神学癌的终极测试,期末考试就要来了。

写这个的时候我正在快要黑了的寝室里捧着一碗土豆当下午茶。外面阴沉沉的下了一天的雨。

因为没电,摸黑吃土豆倒也生出一股子别样的浪漫来。

宿舍妹子们都去了图书馆,倒不是因为我特别学霸或者十分学渣,而是我刚刚干翻一科考试,精疲力尽,只想吃土豆用以慰藉一下我受伤的心。

考试倒不是特别难,只不过觉得受苦受累一学期,到要得最终结果的时候不免紧张,终于结束的时候也有一股子五味杂陈的感觉。

写这个的原因,是我正瞄到电脑桌面的右下角,上面显示着2014-1-6。

离LIJI小姐马上就要27岁的日子也只有三天了。

距我上一次反应过来她快要生日过了五天,当时我正在明亮的宿舍里舒服的泡脚,准备上床睡觉。

恍若昨天。

不知道时间怎么这么快。

似乎元旦放假还是昨天的事情,我还和宿舍妹子去菜市场买了食材回来自己煮饭吃。

想想不对,我的昨天分明是在斜对面寝室那心灵手巧的妹子做的煲汤里度过的。

不知道到了明年,我是不是还会这样一晃眼之间,就等到了你的生日。

我之前看过一篇小说,里面有一句话深深触动了我。

是这么说的。

——时间对他来说早已不具意义。但幸好,回忆则不然。

要说哪里触动我,我也一时说不出来。

然后我会自己想一想,我身边最近发生了些什么。

一时间,纷乱的记忆如同潮水一样朝我涌过来,柔和把我包围起来。

我并不太会去刻意记什么事情,如果有人提醒,我会想一想,然后又这么忘记。

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我的好友说她要陪我玩剑三。

她蛮讨厌剑三的,只是因为我,愿意陪我进入那个她不甚了解的世界。

宿舍里一片漆黑。

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旖旎之感。

评论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