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泷翼】坏心眼的你 02

肝着游戏忘生忘死就是不出SSR最后气的来更新(你

大家随便看看好了打人不打脸。

01

---

他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

这个人,像包着壳一样从不轻易示弱,要看到他无意间流露出的,被他藏起来的一面,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毕竟,这个人是“队长”,是“小杰尼斯先生”。

作为榜样,作为看板,作为标杆,相方也由不得自己冒头的性子,轻易显露出他真实的一面,也无法轻易的放下心防。

他又看看走在他前面的相方。

独立的你,替他人着想的你,爱着杰尼斯的你,倔强的你,诚实而诚恳的你。

如此耀眼的人啊。

他又觉得揪心。

自己对他的感情,和他所需要去考虑的事相比,也未免太微不足道了一些。着实,也不该让相方为这种事伤脑筋,自己应该更体贴他,更为他考虑一些才是。

他暗自下了决心。

不会告诉你的。

宁可让这感情烂于心底,也不会让你因此苦恼。

他低头迷迷糊糊地抓着脑袋里飘来飞去如同柳絮一样的思绪,突然就听到相方的声音拨开云雾般穿透过来。

“翼。”

“嗯?”

他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抬起头来,发现相方正看着自己,歪着头,脸上有一丝笑意。

“翼的生日快要到了吧?”

相方不知道何时和自己并肩走在一起,用闲聊似的语气提起了他的生日。

“…啊对,好像是快要到了。”

他忖夺几秒,才想起好像一年中这个应该感谢母亲亦感谢上天的特殊日子真的是要到了。但他没想到,相方带着点坏笑凑过来,太过靠近,他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息。他竭力让自己不要太表现出太强烈的反应——比如一个头锤砸在相方鼻梁上破坏了颇具雕刻般美感的鼻子——做出不那么大惊小怪的态度,尽量放平声音问他,“你笑的我觉得有什么阴谋…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相方压低声音,他听到他的语气里有几分压抑不住的兴奋,“想拜托翼一点小事。”

他觉得好笑,不答应似的摇头,“我才是寿星吧?哪有拜托寿星的道理?”

“答应我吧?好吧?就一点点,不会让翼吃亏的,就答应我吧?”

相方眼神亮晶晶的,好像一只大狗狗。

就在这个瞬间,这个他最喜欢的人的眼睛里全是他的身影。

不可抑制的心动伴随着细微的震颤席卷他的全身,令他的手指都在发麻。

想要…你一直这样注视我。

他缓缓呼出一口气,“答应你啦。什么事?”

相方举起手小小欢呼一声,又像是发现自己的动作太没有个大人样,咳了一下看他,“秘密,到时候翼就知道了。”

他看他这样开心,心情也不由地变得欢快起来。

没想到快要进到排练场的时候,相方突然逼近,他吓得连连后退,直到被相方堵在墙边。

“我今年的生日礼物,翼对我耍赖了吧?”

他不知对方要做什么,害怕被人发现加之面对这个人的紧张已经让他的脸开始发烫,听到这话他的脸又热了几个度。

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他有些心虚地把目光移开,想起答应要送给他的皮带现在还躺在他的衣橱里。

相方身上的清新气味一丝丝飘散下来,他感觉自己紧张得都快要窒息了。

甚至能听到大脑卡壳还非要拼命运转的咔嚓咔嚓——跟没有上油的齿轮一样的声音。

这样拼命的思考却还想不出什么来真是最糟糕的结果了。

不管怎么样,总之先道歉好了。

他打定主意,做出十分忏悔的样子。

“对…对不起…”

“不要对不起。翼什么时候才把消失的皮带给我?”

完了,相方不吃这一套,万用招数失败。

相方又凑近了些,只要他抬头就能亲到他的嘴唇。

他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燃起一簇小小的火苗,里面包裹着似乎毫无用处的倔强和斗争心。

就这样让你主导吗?

主导我们之间的气氛?

不会输给你的。

他抬起头,伸手捂住相方的嘴,撑住他的肩膀,换了个位置把相方按在墙边,“都说了不要着急,是你的总是你的。当个好孩子,就能得到应有的奖励。”

说着他退开几步,和相方保持了一段距离后拉开了排练场的门,“该工作了,泷泽先生。”

他率先走进去,不去看被他落在身后的相方。

也落下了对方一声轻笑。

结束了排练他同相方和后辈道别。

坐在车上他还有几分不可置信。

经纪人见他神游天外,有些担心地问他是不是累了,叮嘱他回家之后好好休息,出道之后的工作总是比之前要更多更繁重的。

他忙不迭地应下,对经纪人的耳提面命做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哪敢说是因为小小地逗弄了一下相方,以至于现在心都还在砰砰直跳?

难以平静。

相方漂亮又英俊的脸蛋离得太近,以至于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大脑被冲击得一片空白。

恶趣味。

坏心眼。

他暗暗腹诽几句。

他怎么会不知道相方在想什么。

那个人只不过是喜欢调戏自己,想看他出丑的样子罢了。

不过生日礼物…确实是他不好,说着改好之后再送给他,都拖到了这个时候,最后还差点忘记了。

哼,就不给。

他心里的小恶魔也冒出头。

你说给你就给你啦?还得看你表现呢。

他想着又觉得纳闷。

相方让他在他生日的时候帮忙,虽然知道对方已经非常沉稳做事有考量,他对这个请求却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往一个方面想。

泷泽把他生日的事搞砸了?

所以要他原谅?

要真是这样,那还真是晴天霹雳。

那就只好让经纪人先生把他的工作表安排安排,他一个人回家跟爸爸妈妈姐姐一起过生日了。

“翼さん,到了。”

经纪人平稳地停下车,“好好休息,不要为了吃宵夜半夜不睡。明早我来接你。”

他应好,下了车还跟车子挥挥手。

一个人在家,吃宵夜也很寂寞啊。

回去收拾收拾,给相方发个邮件道晚安就睡吧。

这么想着,他按电梯的时候手指一顿。

还生他气呢,不发。

他赌气地把手机塞进包里,接着就像是读懂他心思一般,他给那人特设的铃声正巧响起来。

主题是“好好休息”。

他往下一拉,就看到他写的短短邮件。

“翼,晚安。”

哇。

他捏着手机在电梯里蹲下来。

心跳得厉害。

把一个人放在心上,居然是这样容易被对方影响的吗?

-TBC-

评论(10)
热度(27)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