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泷翼】但愿长梦不愿醒

大家好。

一月一更新简称月更,十二月的最后抓住了月更的尾巴(´•ᆺ•`)

预警在下面,看完预警大家再决定吃不吃,不好吃的话就吐出来好了,谢谢大家_(´ཀ`」 ∠)_



预警:

@fordecades 《人造梦》同设,泷泽直男设定

现实感重,不必要多的柔情和想法

迷路般的感情

if ok please ↓↓↓


---


半夜醒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伸手摸放在枕边的手机。没有在一贯的位置发现手机,他挣扎着要坐起来,竭力抵抗着疲倦,去找那让他感到安心的小黑匣子。没摸到不说,还为此弄醒了睡在身边的人。

“翼…怎么了?” 泷泽抓住他的手臂,声音里净是刚刚醒来的沙哑。

 啊,是了。 

相方有工作经过他家附近,泷泽的经纪人提议让他去酒店住一晚,泷泽拒绝了。 

“翼家就在附近,我去将就一个晚上就好。” 

没有给他提前打个招呼,就拿着他给的钥匙正大光明的进了门,他去认识的老板娘家吃了点东西回来发现家里有人,差点以为见了鬼。

 倒是个很漂亮的鬼。 

他不知想到什么,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泷泽好好地跟他解释清楚,一字不落的把自己和经纪人的对话告诉了他,又对他道歉,说不好意思打扰了他。

 泷泽表示自己在沙发上睡一晚就可以——家里许久没有客人留宿,客房的床不是立刻就能住人的状态——他挥挥手,让泷泽去主卧休息。 

“明天还要工作不是?” 

一句话就把相方推辞的理由给堵了回去。 

相方洗漱完窝进被子里,见他戴上眼镜打开床头灯,有些好奇的问他要做什么。

他伸手拍拍相方身上的被子,像是在哄小朋友睡觉,“有这习惯好多年了。我看会儿书。” 

相方“嗯”了一声,探出半边身体去看他在看什么。

 他手上拿的是一本弗洛伊德的《性学三论》。

 “我还以为…你会看些让人心情轻松的书。” 

他并不在意泷泽口气里的欲言又止,翻过一页,轻巧的换了个话题,“明天你还要过来住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泷泽应了一句好,又疑惑起来,“不用特别招待我啊?” 

“总要给你做点你喜欢吃的东西吧。不吃就不用打,吃的话记得吃完洗碗。” 

他用余光瞟见相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连声说要,放下书把人塞进被子里,“泷泽先生,现在已经过了门禁时间了,就寝时间也过了,明天我不会叫你起床的。” 

相方乖乖的哦了一声,钻进被子里。 

“你明天有事吗?” 

他听到泷泽这样问他。

他姑且“嗯”了声做回答,又给他掖掖被角,轻轻拍了拍,把注意力放回书上。 



「古人与今人对待“情欲”最大的差别,是古人更重视冲动本身,而今人更重视其对象。古人认为冲动是圣物,认为其能神话相对低贱的对象,而今人则认为冲动低俗,只有当其作用于某些对象时,才能为人们所宽宥。」 


「古人认为对象是无谓的,而今人认为冲动才是无谓的。」 



并非不爱你。


 身边人平稳的呼吸声像是安静的夜里让他心安的镇定剂。他看了眼时间,琢磨着自己该躺下睡觉。放了枚小书签,把书放在床头柜上。

 那本书悄无声息的落下,盖住了他先前看完的书的标题。

 《梦的解析》。 

上一次和相方这样睡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躺下他便开始想这问题。 

像是自己去他家跟他同住的时候比较多,他来自己家,也不过就不久之前的事。

这个人——这个现在睡在他身侧,和他站在一起,和他一起登上舞台的这个人,本就是不爱多说的性格,希望他说出口的话,因为这个人无端也无意义的温柔,一直都没有机会让他说出口。 

他伸手去拥抱他的时候,那人也十分亲昵地对他回以拥抱。他们的距离近到他闻得到这个人身上,从他的颈侧还有耳后传来的香水气息。但很快的,拥抱的热度随着香水一起消散,就像不曾存在过一般。

 『翼喜欢这个。』 

泷泽经常这样说。 

就像是,他的喜怒哀乐才是他为此行动的道理。

 他很清楚,泷泽从最开始成为杰尼斯的那瞬间,就已经变成了“他人的泷泽”,是“为别人想的更多”的泷泽,对他,对待相方,他更是多了几万倍的真心相待,多了十数分的真诚温柔。

 若要说“特别”,他心似明镜,他就是泷泽心里特别的那个。

 他翻了个身,眼前是泷泽的背,他看不到他的脸,看不到他的睡颜。

他其实极少有机会看见这个人的背影。 

泷泽非常在意自己是否与他并肩,哪怕是普通的走在街上,他都会配合自己的脚步,始终伴随在他的左右。

 百无一用是温柔。

 他突然想起这句话。

 会令人误会的态度,优柔寡断的态度,使他人受到伤害的态度。

 过于在于对方心情而表露出的温柔,只不过是凌迟着他人的刀子。 

不对,应该说,是凌迟着对他抱有满心感情的人的刀子。 

特别并不代表什么。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特别的人,或者是家人,或者是朋友,亦或是恋人伴侣。“特别”代表的是不同,却不一定是“最特别”。 不是“无可替代”。 

他眨了眨眼,不出意外的发现自己连一丝酸涩也无。 

他和他的相方早就在这十数年二十年之中磨练出恰到好处的距离,过于靠近便会退开,过于疏远又会靠近。 再说更多的告白,听起来反而像是填补舞台空缺的毫无深意的口白,并非真心,也不饱含什么感情。 

“……翼?” 

思考戛然而止。

 他捏捏酸胀的眼角,跟相方说没事。他侧身到远离相方的一旁去找手机,头却又开始发晕。他忍着胃里席卷而上的不适,把手臂从相方手里抽出来,去了洗手间。

 泷泽不出意外地跟过来,手里还拿了他的马克杯,臂弯里搭了件外套。

 “抱歉……很久没有这样了。” 

他低声对相方道歉。

干呕了一阵却吐不出什么,他只觉自己在生病时那种要把他完全淹没的虚无和痛苦又在蠢蠢欲动。 

那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外套给他披上,手掌抚着他的背,像是在安慰他,又像是在给他力量。 

他的气息包围在他的周身,他甚至感觉得到他的呼吸轻轻地喷在他的皮肤上,犹如夏日的海,抚慰着他。



 「冲动」



 他突然想起这个词。 

此刻他只想拥抱眼前的人。他此刻唯一的冲动,就是与他交换怀抱。

 “泷泽。” 

那人的手在他背上拂过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又恢复到之前的频率。他应了声,问他是不是要喝水。

 “我想抱抱你。” 



「无谓对象」


 「无谓冲动」



 随着他身上的烟草气味一起浓烈起来的还有他的体温。那人几乎就是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就朝他张开了双臂,清晰的感受到来自于他的热度。

 又来了。 

他没有回抱这个人。

 他的手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有动作。 

在快要完全陷入冲动的的时刻之中,他最终还是抓住了快要断弦的理智,控制住了自己。

 百无一用的温柔。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他推开了拥抱着他的相方。 

倾心于你。

 却不能继续下去。 

“我去热点粥,泷泽你去睡吧。你明天还有工作,不用管我。” 

他穿好外套,用与平时并无二致的语气催促相方。

但泷泽没有动,只是迟疑地站在原处。

他与泷泽分开了一臂远的距离,就那样在寂静的夜里,等待着像是说不出口的话语。 

“怎么了?” 

“翼…好像很不安。”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他脸上的笑容几乎功亏一篑。不过很快的,他还是维持了表面的平静,“你也知道我病才刚好,偶尔会有吃不下东西的时候,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那人像是放弃与他争论,又似乎很不放心的样子摸摸他的额头,终于还是退让,“那我回卧室等你。”

 他对他笑了笑,以示自己知道了。 

他目送着泷泽的身影,终于在背影消失的那一刻撑不住,眩晕几乎将他击倒。 

这就是,喜欢却也不喜欢的心情。 他对泷泽而言“特殊”也“普通”的瞬间。 那个人于他而言,是“独一无二”,是“上天的恩赐”。

 不会被回应。

 这就是现实。 



「渴求与奢望」



 也是冲动。

 持续的折磨着自己,以自身的想法揣测他人的想法——某个特定对象的想法,本就很虚妄。只是,实属无奈。得出答案的同时,并不会快刀斩乱麻,抱有希望的同时,所得到的也是无穷无尽的空虚。 

他确实得到了所倾心之人的爱。

只不过,不是期望的那种,也并非只对他一人的那种。 

他慢慢地吞着热好的白粥。 

或许是太久,泷泽出来找他,见他一人坐在桌前,徒留着走廊不甚明亮的小灯,那人并未就那样打开大灯,只是远远地站住,抱着手臂看他。 

昏暗灯光下,他所喜欢的人,就像救世的英雄,浑身被朦胧的光线包裹着,降落在人世间。 

他听到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地传过来,“翼,快吃。天气冷了,凉掉的部分就不要吃了。”

 他象征性地嗯了声,勺子轻轻撞在碗边的声音格外清晰。 

泷泽站了一会儿,像是在担心他,还是走过来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无言地往嘴里送东西,那人也无言地看他。

 “翼啊,从我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就不肯让我看见脆弱的一面。” 

他知道那人要说什么,只是吃,不答话。 

“即使是生病受伤,也像是害怕我知道一样,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最先知道的人总不是我。我知道翼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从不干涉,也不说不,因为我知道翼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你是最逞强也最不服输的那个。”

 他瞧了瞧他。 

泷泽正撑着下巴,一双明眸温柔的看他。 

“哪怕是这次,也一直告诉我没关系,很快就会回来——那是说给别人听的,我要听的不是这样的话。”

 “翼,你这么不安的时候,也要和我保持距离吗?” 

啊,他的声音真好听。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这个,而不是怎样去回应相方口中的质疑,不禁被自己逗笑,开怀地笑起来。

 “泷泽,还记得我们出道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吗?” 

他收敛笑意,站起来收拾碗勺。他感觉得到那人黏在他背上的目光,便这样问了句。 

那人想了想,“你说,泷泽,谢谢你。” 

“我记得,你回了我一句,没关系,我们是家人。”

 他把碗放进水槽,面对着泷泽。他与他的目光相接,他对他甜甜一笑,“我不能给家人添麻烦,不是吗?” 

泷泽想说什么被他打断。他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 

“你知道我说不出口的话,所以也不用再逼问我。我唯一的相方是泷泽,相处这样久,你了解我,不必一一确认。” 

得不到,想放弃,怕失去。 

说过无数次的喜欢,到最后变成一句填补空白的口白。 

“我一生都是泷与翼。不会变,一辈子都不会。” 


所以,就忽视那一部分不应该的感情吧。

评论(2)
热度(33)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