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一梦斯年

【泷翼】片思い

大家好,又是新的一年,新年快乐!

给大家送个小故事吃,不好吃关掉好了,打人不打脸:D



---



片思い

“哦——好久不见,早上好。”


那人见到他,抬手与他打招呼。


他推开门便看见坐在桌前和后辈们聊天的人。后辈们很是认真的同他问好,他也微笑着回应,坐到离他们不远却也不近的一旁,打开推特。




「おはよう」




早上好,我喜欢的你。



1.

已经10月了。

也就是说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新的一年要来了。

这就意味着,新的johnnys countdown要举办了。

他早早就接到通知,经纪人在他录完外景之后将行程同他确认过,便问他要不要和相方打个电话。

他反而有点惊讶。他接过经纪人递过来的毛巾和水,慢悠悠地想着许久不见的相方现在在做什么。

说不定在睡觉。

对自己毫无新意的想法无奈,他把手机翻了个身,摇头表示自己现在不打电话。

“回国再说。我不是发了jweb了吗?让他等我吧。”

说完这话他看到经纪人一股“有人疼了不起”的眼神,不动声色的戳亮了屏幕。



「待てでね。」



他有泷泽,就是了不起。



2.

下了飞机,经纪人要马不停蹄地赶回公司,他表示自己之后会径直回家,让经纪人不要担心。

经纪人对他说的话十分信任,叮嘱他明天早上十点会来接他拍摄,便朝公司去了。

他站在路边伸了个懒腰,想着自己就这么回家也有点无聊,不如先去喝点酒。

叫谁好呢?

他看看时间,正是夜生活醍醐味最浓的凌晨一点左右。翻翻通讯录,考虑着要去哪里的他随手拦了车,麻烦司机先往商业街方向前进。

很安静。

从天上降落之时,能看到如同繁星在地的绝境,就像倒错的天空印在本是虚无的大地之上,橙黄的星星点点犹如萤火虫,沿着大海变成带状的朦胧水光。

不如去相方家里。

他对喝酒突然失了兴趣,想着就这样去吓吓相方也不错。

所谓的夜袭嘛,就是要突然袭击才有趣,不是吗?

就去他家好了。

跟司机先生说了目的地,他兴致勃勃地思考起要怎么吓吓相方。

没有告诉你,也没有和你约好。

我这就来见你。

3.

离相方家还有段距离,他看到了一个花店。

付过钱下车,他有些兴奋地奔过去。

深夜还在孤独开着的花店,真是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浪漫。

推开门,随着清脆铃声响起的是年轻女性的一声“いらしゃませ”,她像是很惊讶这个时间还有客人,看上去有些疲倦,却也还是微笑着迎接他。

他对自己这样晚来店表示抱歉,同时称赞店主是浪漫的人,这样晚还迎接客人。

店主笑他谬赞,问他是不是急着去见恋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要买上一枝花去见对方。

他顿了顿。

“只是我擅自喜欢的人。”

店主向他道歉失言,他却笑着摆手。

“可没有哪个单恋的人过的比我幸福。”

他向店主询问着花的含义,一面有些好奇地提了句为何这样晚还在开店。

店主蹲下去去拿他要的花,听到他这样问,像是愣了愣。

随即对他露出个笑来。

因为在等工作晚归的主人回家。

她像是想到什么,笑容变得有些羞涩。

结婚的时候,我问他有什么梦想,主人这样对我说,有你出现在我眼前就已经实现了梦想。如果非要说,是希望我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之后,在深夜能亮一盏灯等他回家。

她一面包好花递给他,一面露出极温柔的笑。

我的梦想是有个花店,所以我在这里等他回家。



「気が利くよな言葉はいらない

素晴らしいの特別もいらない

ただずっとずっと側に置いていてよ」



配图是互相依靠着的两只向日葵。



4.

他打开门发现泷泽家里很是安静。

至于他为何总是随身带着相方家里的钥匙,他觉得自己可能希望随时来搞个突然袭击。

因为喜欢你这件事,只能化作让你觉得惊喜才能让我开心。

过了很久他才承认其实泷泽并不喜欢惊喜。只不过他做的事,大多属于那人的“道理之外”,不归属于那人心里的某种分类。

既然都在道理之外,那有理的自然是他。 他心安理得地继续制造惊喜,一股脑地硬塞给相方。

我就是道理。

他有段时间甚至清晰地感觉到这种氛围。

他自己都觉得这种纵容实在过分,便自行收敛反省。

没想相方却一副“没有惊喜好无聊”的态度,他惊讶过后觉得这人一定是个受虐狂。

有什么好反省的,按他心情来就行。

家里真的没人。

神奇的是,他搞突然袭击的次数也不少,却只有那么一两次正好遇到相方在家。不知是不是他家的时间表实在太不相同,暗暗思索过相方大概没有和他一样的兴趣半夜去他家,于是笃定相方只是单纯和他时间凑不到一起。

这次泷泽也不在家。

他到不觉得失望,等他回家也是乐趣之一。

这个时候还没有回家,他想只需要煮点粥和一杯醒酒茶,看着深夜番等相方回家就好。

这家里有一半的小东西都是他从世界各地带回来放在这的,泷泽很是头疼,他把东西收好让相方不要随便挪动家里就不会乱七八糟,毕竟那人也着实不擅长收纳,相方应是,过段时间来看东西放着积灰他也心累。

还是要时不时用用。

他这样想,把花瓶从立柜里拿出来。

瓶身上积了层薄灰,他拿湿布细细擦过放到茶几上。想着自己还买了张很是可爱的桌巾,顺着上次的记忆去客房的衣柜里找了找,果然原封不动的放在抽屉里。

他把桌巾摆好放上花瓶,把那两支向日葵整理好。

等你回家。

期待的心情,多少年都不会变。



5.

他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听到玄关传来声响。

说好是惊喜,自然要有相对应的反应出现才有趣。

他急匆匆地把粥和茶放在餐桌上,躲在沙发后露出眼睛。

泷泽一路进来,随着凉风卷进室内的还有酒气,见厨房的灯开着好像也不惊讶,随手把外套放在椅背上,端详着摆在桌上的粥茶。

他饶有兴趣地等着相方的反应。

泷泽却没有多停留一会儿,径直抱着外套上楼去了。

他撅嘴拒绝相方这冷淡的反应,从沙发背后爬出来坐下,生气地打开电视。

过了十分钟,他的背后传来听了多年一如既往地温柔的声音。

似是海风吹拂的声音。

“辛苦你了,翼。”



6.

他叨叨絮絮地跟相方讲出国遇到的事,相方一边喝粥一边时不时点头。

泷泽从不会主动问他,往往等着他同他说。

他有段时间以为这是在故意疏远自己,也越发觉得是不是不该用自己的事去打扰他,很是困扰过。

但他却发现相方也相当不安。

他从开始就发现这人不善言。

出道的时候这人只是打了个电话过来,沉默了几秒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出道”,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后,简短地确认过双方的目标和时间后,最后电话里的最后一句是“那就请多关照了,我是你的相方泷泽。”

后来想起,他吐槽这简直就是相亲的时候看到心仪已久的人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朽木式男人。

何必困扰呢。

他觉得自己也是很不争气。

他哭过气过,但也是从三十代才开始发现这不远不近的距离正好能变成他们间刚刚好的关系。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可是这就是个不会说的人啊。

那就按我的节奏前进好了。

抓着线的人是他,任性的是他。

单恋的人,是他。

他看着那正垂下眼吹凉热茶的人。

泷泽回家之前喝了酒,想必还抽了烟,就算如此,身上也有着他极喜欢的独特香气。他曾问过他这股香气是什么,泷泽却说是沐浴露的味道。他觉得很有道理,然后糊了相方一巴掌。

这个人简直毫无浪漫可言。

喜欢的是职业摔角,私服也土气得不行,会做的料理是生姜烧肉。

和他认知的世界,曾经向往的喜欢的人相去甚远。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喜欢的人,是眼前的这个人。

给了他他所能给的全部的包容和耐心,给了他最多的支持,离他最近也最远,一生只有一次,他所能遇见的最好的唯一。

唯一的泷泽秀明。

他从心底深处,信任着、爱着、想为他歌唱、想被他注视的,唯一的相方。

片思い。

单恋就是如此。

毫无苦涩,也无心酸。

他被喜欢的人全心全意地回应着。被接受,被渴求,只是他不愿说出这样的恋爱心。

仅此而已。

7.

相方去洗澡了,他把桌子收拾好,坐下来抱着抱枕看电视。

似乎到了这个年纪再去问相方有什么希望实现的梦想有些不切实际。不过还是很好奇,想听他说一说。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能为此做什么。

泷泽的人生即便有一半以上有他的参与,他却并不觉得这有多大的意义。他参与的那一部分,只是泷泽这众多回忆中的一部分,有“泷与翼”共同的梦想,也有他自己一人希望实现的梦想。

不说进入三十代的梦想吧。

不知那人在进入20岁的那一年——他们决心作为彼此的伙伴一起走下去的那一年的梦想实现了没有。

那人许了愿。

他不知道那愿望是什么。

他想祝福这个人,却不知有何言语可以祝福。

他无意识地换着台,深夜剧被他翻了个遍,他却没有停下。

再倒回去十年,十五年,甚至倒回到刚与泷泽相识的那一天,他都不会意外自己会喜欢这个人。

是朋友、家人、伙伴的喜欢,也是想与他相伴一生的喜欢。

毫不后悔将真心交给他,也不后悔从未诉说过这恋爱心。

因为是他。所以都可以,所以不会惋惜。

他看了眼时间——快要三点了。

睡觉吧。



8.

他没个客人样跳上双人床,感受到站在门口千言万语化成复杂眼神的相方的目光,他泰然自若地躺平,还想起要调戏一下那人。

“亲爱的,一份大餐就在你眼前,你还在犹豫什么?”

相方的目光更复杂了。

沉默许久,泷泽的声音飘过来,“今井さん本当ここ好きだな。”

他笑得更甜,“因为这里有泷泽啊。”

相方叹了口气,掀开被子把他往里塞了点,“是是,睡觉吧。”

他想起自己想问的问题,于是戳戳那人的背。

“泷泽在20岁的时候许了什么愿?”

“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来这个?”

他嘿嘿笑起来。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我那时祈求奇迹出现,这么多年也在祈求这奇迹延续至永远,不能说是个非常伟大的梦想,却也算是我个人的野望吧。”

他“嗯”了一下,决定放弃追问。



“晚安。”



9.

不知为何他总是睡不着。

泷泽的话,让他十分在意,他越听越觉得其中有深意。可他又不能把人弄醒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背对着那人,听着他沉着的呼吸,像是吃了定心丸。

这么多年,无论多大的困难,他能始终保持安心的最大原因,就是有泷泽的陪伴。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肩上传来热源,像是被人扶住肩膀。

“翼。”

他动也不敢动,不知道泷泽要做什么。

那人的声音压的又低又轻,像是害怕吵醒他。

“我明白他的坚持之处。正因如此,才什么都不对他说。但是一直在他的身后注视他,支持他,无论在哪里都会在他的身边陪伴。这就是我的坚持。”

那人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些话。

“这是翼的坚持,也是我能努力的最重要的原因。”

那是他们出道之前,有伙伴问他为何不去安慰一直在受挫的泷泽。他如此回答,却没想到被泷泽亲耳听见。

还记得如此清楚。

“无论他人如何说我特别,说我是理应站在舞台上的存在,我只希望翼能看到。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只希望这份幸福持续得更久一些。”

“不需要欢声雷动的掌声,不需要响彻会场的欢呼,我的身边有你的注视就可以了。”



“你明白吗?”





END.





☆除去向日葵众所周知的花语“沉默的爱”以外,还有“不要离开我”和“希望实现梦想”之意。

☆「」中是推特内容,捏造今井さん有个推特小号,大家不要真的去找九成九是不存在的。

☆新年快乐!

评论(10)
热度(73)
©一梦斯年 | Powered by LOFTER